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精选全文云雪瑶江屿白小说

>

精选全文云雪瑶江屿白小说

云雪瑶 著

云雪瑶 江屿白 现代言情

热门小说《云雪瑶江屿白小说》是作者“云雪瑶”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屿白云雪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晓晓……”云雪瑶松开了殷柔晴,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衣衫,快步走过去,把弱小的妹妹抱到了怀里,“晓晓对不起,吓到你了,是姐姐不好……”......

来源:fcdbd   主角: 江屿白云雪瑶   更新: 2023-09-05 18: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云雪瑶江屿白小说》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云雪瑶”大大创作,江屿白云雪瑶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江屿白脸色再度阴寒,他低声咬牙,“云雪瑶,我劝你见好就收……”云雪瑶轻轻一笑,“不,南爷的好,我收不起。”以前是她不知好歹,哪怕他的好带着刺裹着刀,她也照单全收。那些被划出的伤痕,被她自欺欺人的当成爱的证据珍藏。现如今一样样摊开,才发现干瘪丑陋,像褪了漆的伪劣首饰,斑驳陈旧,不值一钱...

云雪瑶江屿白小说第14章  

云雪瑶却在转眼间,已经拂开了外套,将其甩回了江屿白的手中。
她笑得极淡,淡得宁静,“南爷的这份好心,还是留给殷小姐吧。
江屿白脸色再度阴寒,他低声咬牙,“云雪瑶,我劝你见好就收……云雪瑶轻轻一笑,“不,南爷的好,我收不起。
以前是她不知好歹,哪怕他的好带着刺裹着刀,她也照单全收。
那些被划出的伤痕,被她自欺欺人的当成爱的证据珍藏。
现如今一样样摊开,才发现干瘪丑陋,像褪了漆的伪劣首饰,斑驳陈旧,不值一钱。
“晓晓。
妹妹面前,云雪瑶不想和江屿白过多纠缠,“你好好养病,什么都不用担心,姐姐最近有点忙,不能天天过来照看你。
晓晓年纪不大,但思虑很重,云雪瑶怕她想太多,不利于病情的恢复。
“不过,她轻轻抚着晓晓的帽子,因为化疗,她的头发都掉光了,“晓晓放心,姐姐虽然不能无时不刻守着你,但也不会让我的晓晓有任何的意外闪失,横竖……她一语双关,“这世上有的是人贪生怕死,但我们的晓晓最勇敢,对不对?
出了病房,殷柔晴就拉着江屿白哭诉,“屿白,我好心给晓晓找医生会诊,雪瑶却误会我想要害晓晓,打我也就算了,还当着晓晓的面内涵我……我知道我不该小气,可我就是心里难受得紧……云雪瑶的话说得隐晦,但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
她方才分明是在说,假如晓晓真会出什么意外,她一定会让某些人偿命。
江屿白眼色阴沉地看着云雪瑶,“跟我回去。
他捏住她的手臂,拖着她就迈步。
云雪瑶往后退,俞子舜也想要阻止。
但江屿白回头,“不是最在乎你妹妹的命?
云雪瑶,我倒真想看看,最后到底谁贪生怕死。
云雪瑶咬住了嘴唇,对着俞子舜微微摇头。
今晚上已经闹得够多了,她不想把事件扩大化。
反正她还有点东西没和江屿白交割清楚,正好趁此机会说明白。
回到御园,在管家佣人们或探究或看戏的目光中,江屿白把云雪瑶拽上二楼房间,反锁上门。
“脱衣服。
他冷声道。
云雪瑶一怔。
江屿白已经失去了耐心,上前抓住她上衣的破口处,嘶啦——卧室里灯光如雪,洒在云雪瑶的肌肤之上。
她下意识想要遮挡,江屿白却拖开了她的手,目光阴冷地注视着她锁骨和肩膀上的大团淤青,还有腰际业已结疤的擦伤。
“哪里弄的?
云雪瑶紧绷的神经稍稍松弛。
她不甚在意地别开头,“自己摔的。
轻巧地说出这几句话,耳畔却回响着那晚上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尖哨声。
江屿白冷嗤一声,极尽挖苦,“谁知道是真摔了,还是外面哪个野男人造的?
淤青不像是新伤,搞不好是她前两天跟踪尾随他的时候,不小心磕碰到的。
自作自受!
云雪瑶肩膀微微抖了一下,却是笑的。
“笑什么?
江屿白皱起眉尖。
他上前一步,把她身子扳正,捏住她的下巴尖,逼迫她扬脸,“我说中了?
他蓦地牙槽紧咬,眼瞳幽寒,“哪个野男人?
是你的旧好俞子舜?
还是外面勾搭的新欢?
他说着,手掌下滑,扣住了她的腰。
云雪瑶反抗,他力道加重,疼得她咝咝吸气,泪花闪现。
腰上的伤,是最重的。
江屿白的语气和眼神一样阴鸷,“怎么了?
外面的野男人碰得?
我碰不得?
云雪瑶垂眸,把生理性的眼泪忍下去,转而自嘲地笑了笑。
“南爷,您等一等,我有东西要给您。
突如其来的敬语称谓,让两人之间距离横生。
江屿白眉头狠皱,还要说什么,外面传来敲门声。
云雪瑶趁机躲进衣帽间,换了一身衣服,再度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等她出来,就见江屿白坐在沙发上,手中把玩着什么。
他随意地掀起眼,看清她身上穿的是一件月牙白的新中式旗袍之后,眼中的冷戾莫名褪去了一点。
“给你。
他把手中的东西扔了过来。
啪嗒一声,落在云雪瑶的脚边。
像主人在赏赐自己的宠物一块肉骨头。
云雪瑶垂眼,看清了这是一管中药膏药。
“不是落枕了?
他真像在施舍街边乞丐,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云雪瑶蹲下去,捡起了膏药。
转身从自己包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把膏药放进去,然后走到江屿白的面前,递给了他。
“这些,都还给南爷。
小盒子异常眼熟。
江屿白皱着眉,带着几分好奇接了过来。
打开的那一瞬间,盒子里闪出的宝光,映照到了他脸上,也将他霎时阴沉的神情,照得明明白白。
云雪瑶语气平静,“这些都是这十三年来,南爷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现在都还给您,也算是物归其主了。
江屿白记起来了,云雪瑶十几岁生日的时候,他嫌她丢三落四,送过她一个首饰盒,让她拿来装自己的贵重物品。
就是眼前这个。
云雪瑶呼吸浅浅,这个首饰盒连同里面的礼物,在她心中曾经贵重胜过那枚蝴蝶胸针。
她可以把蝴蝶胸针放在身边,却专程去银行里开了一个保险箱,存放这些礼物。
她还记得十四岁的时候,江屿白送她的一个太阳花小发夹,被她不小心弄丢了。
她在花园里从早找到晚,神情是肉眼可见的丧,几天都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江屿白实在看不过眼,丢给她这个盒子。
他总是这样,什么都是丢给她的。
蝴蝶胸针,任何礼物,都是这么轻飘飘地甩给她。
云雪瑶以前以为他只是用这种行为掩饰他的薄面,没想过他是纯纯粹粹的轻蔑。
哐咚!
首饰盒连同里面的礼物,全都被江屿白摔掷了出去,撞到墙上。
盒口大开,里面的手镯项链耳钉,叮叮当当滚出来,散乱一地。
云雪瑶心尖刺了一下。
哪怕是已经放弃归还,但好歹这也是她珍爱了这么多年的宝贝。
她视之如珍宝,他却弃之如敝履。

小说《云雪瑶江屿白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选全文云雪瑶江屿白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