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与自己的空虚战争

>

与自己的空虚战争

喜欢叉尾鲇的夏鼎 著

哈基米 穿越重生 齐德勒

看过很多穿越重生,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与自己的空虚战争》,这是“喜欢叉尾鲇的夏鼎”写的,人物齐德勒哈基米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当你知道有两个你在分享这段人生的时候,每一次睁眼,都可能带来生命的惊喜:从小神童到受气包,眼一睁一闭的事~从富家子弟到家破人亡,眼一睁一闭的事~从进步青年到汉奸走狗,眼一睁一闭的事~老我哥啊,可别给我新花样了。。。...

来源:fqxs   主角: 齐德勒哈基米   更新: 2024-01-20 22: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与自己的空虚战争》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齐德勒哈基米,《与自己的空虚战争》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穿越重生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那你平常干些什么?”“少爷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那我平常让你干什么啊?”“少爷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是说平常都让你干点啥”“就是少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啊”“嗯。。...

与自己的空虚战争第2章 眨眼到眼皮抽搐也没有用在线免费阅读

齐德勒颓然的坐在原书房里

之所以加个原字,是因为本来书房里能证明自己的物件已经空空如也,只留下最基本的桌椅组合屹立在空旷的房间里,更显悲凉

桌子的对面站着一个有些奇怪小姑娘,自称是他的新管家,哈基米。

哈基米?你咋不叫小蜜呢。。。

棕红色的长发板板生生的编成两股麻花辫甩在脑后,浅浅的雀斑显得那张白净的小脸更加稚嫩。

身上的洋装从肩膀到袖口无一不松松绔绔,让整个人缩在里面的她更显娇小。

可能是自己也觉得这身打扮多少有点影响职业性,万般无奈的她只能绷起小脸希望让自己显得干练一些

“谁找你来做管家的?齐德勒感觉家里虽然从家途似币变成了家徒四壁,要管理的东西基本也没啥了,似乎没什么必要打肿脸充胖子非得要养个管家

“就是你啊,少爷

哈基米的短而粗的眉毛别扭的扭在一起,用她那清澈而又愚蠢的眼神看着一个仿佛比她更加愚蠢的可怜虫,怜悯中透着一丝优越感

齐德勒被说的一愣,忍不住对自己的代班经理腹诽了几句“老我啊,你给的惊喜收到了,干得漂亮,下次不要了。。。

“那你平常干些什么?

“少爷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那我平常让你干什么啊?

“少爷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我是说平常都让你干点啥

“就是少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啊

“嗯。。。齐德勒默默站起身来,走到哈基米身边,在她莫名其妙的眼光里一圈一圈的仔细打量起来。

在确定了眼前只是一个大聪明而不是什么藏着复读机的机器人之后,齐德勒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这样的小傻子都能当管家,看来家里的经济形势比想象中的更加糟糕啊齐德勒放弃了和哈基米进一步交流,毕竟为了了解这些事的来龙去脉,保持一定的沟通能力还是必要的。

在跟她聊下去,自己退化得只会阿巴阿巴了,那可怎么好。。。

在齐德勒放空自己,爱咋咋地的时候。哈基米站在旁边独自紧张了起来虽然少爷一直都是怪怪的,但起码还算正常。这次一觉醒来不光人变得有些痴傻,好像记性也没了

“看来这个家还得靠我顶着,得加把劲!哈基米抿起小嘴,在主家茫然不知的情况下暗暗下定了挽大厦将倾的决心

等到傍晚宅子里唯一的老人六叔回来的时候,齐德勒已经不知道睡睡醒醒的打了多少个盹了

毕竟在一抹黑的情况下自己啥做不了,家里唯一的拟人生物好像也不能沟通。万一自己睡回去那当然是更好,毕竟有的事经历一次也就够了。。。

“少爷你有事问我了?

六叔,本名万柒,家里行五,家里为了讨吉利起了个小名小六子。早年间他和齐德勒家老头子一起游学,两家算是通家之好,从小齐德隆就叫他六叔。

六叔还有两个齿岁相当的兄弟也经常几家聚在一起,为表亲近,也鉴于老万家复杂混乱的数字排列,齐德隆也只能以六叔为参照物,管六叔的四哥,万陆叫五叔;六叔的六弟,万捌叫七叔

长大之后每次陌生朋友和万式三雄一起出现,齐德勒都打起精神先来上一阵头脑风暴,再来上一段绕口令

没有清晰的思维和干净的口条,连尽个地主之谊介绍一下客人都做不到。。。

齐德勒觉得就冲这几个名字起得,万家这老爷子不是太能凑合,就是太有智慧,让人拿捏不准

万氏三雄从小就有着那么股放荡不羁的劲,仗着家里薄有家资和好大哥万叁四处救火,虽然恶作剧不断,倒也过得逍遥快活

直到有一次三兄弟用自家特有的优势玩牌作弊之后,终于还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最终落了个家道中落的下场

齐德勒的老爹不忍发小过得那么潦倒,把三兄弟安排在身边照应

被社会捶打了一遍的三个浪荡公子哥似乎终于踏实了下来,毕竟他们的命是好大哥二叔万叁换回来的

从那一天起,本着各论各的原则,齐德勒还是叫他们叔,他们叫他少爷。

两段人生交错,更显往事久远。看着六叔饱经风霜的脸和银丝纵横的头发,那个翩翩公子似乎再也回不来了

“六叔啊,我可能是喝了假酒,好多事都想不起来了

“别闹了少爷,咱家哪还有闲钱买酒啊

“。。。

这个家都惨成这样了吗?!真有你的啊,老我哥!

“街上抓奖中的,果然天上不能掉馅饼啊齐德勒抓了抓头发,赶紧敷衍过去问正事“六叔啊,就是我爸我妈哪去啦?家里咋就这样了?

“少爷,你可别吓我啊!

似乎是被齐德勒无厘头的问题吓了一跳,一把扑将上来就开始上上下下的一顿摸索。

齐德勒实在不能习惯被一个老邢男这么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废了好大劲才把六叔给掰开。

“难道是撞了邪了,碰上了什么脏东西?紧接着齐德勒就听六叔边大吼一声,边开始脱裤子“呔!什么魑魅魍魉快快离开我家少爷!要不我万六爷的童子尿可不是吃素的!

“我去!万老五你不是说七岁就不是童子了吗!你有个毛的童子尿!快把拉链给我拉上!

哈基米端着摆满茶具的托盘站在门外,红着小脸一直拿不准进门的时机

“想不到六叔和少爷玩的那么变态。。。

小蜂蜜站在门外开始一顿胡思乱想,万一少爷对自己有什么变态的要求,那出于职业操守,到底是从还是不从。

而且要是大家都那么变态,只有自己那么纯洁正直是不是有点不合群。。。

之后啊,齐德勒又花了大概个把钟头证明自己除了忘事脑子没有别的病。六叔才开始一边用疑神疑鬼的眼神看着几近虚脱的他,一边絮絮叨叨的开始讲起这些年老齐家从罗马到骡马的神奇经历

小说《与自己的空虚战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