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盼寡

>

盼寡

沈绥宁 著

沈绥宁 现代言情 纪朝阳

现代言情《盼寡》,讲述主角沈绥宁纪朝阳的爱恨纠葛,作者“沈绥宁”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话落,只见沈绥宁与纪朝阳均是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哦?”纪朝阳更是勾唇笑得一脸耐人寻味,“裴小姐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少身为二公子的妻子,竟然都没有你清楚?”  “可是,裴小姐不是大公子的未婚妻吗?”说完,转眸看向老夫人,半笑半认真的问,“老夫人,裴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得亏本郡......

来源:cpwx   主角: 沈绥宁纪朝阳   更新: 2024-01-19 11: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沈绥宁”大大的完结小说《盼寡》,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沈绥宁纪朝阳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郡主说笑了,这是断不可能的事情。烟然从小在我们候府长大,跟锦翊和锦轩的关系都很好。锦轩是把她当妹妹的。”老夫人急急的解释着,“她啊,就是关心锦轩,容不得别人这般污蔑锦轩这个当哥哥的...

第一章

话落,只见沈绥宁与纪朝阳均是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哦?纪朝阳更是勾唇笑得一脸耐人寻味,“裴小姐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少身为二公子的妻子,竟然都没有你清楚?

“可是,裴小姐不是大公子的未婚妻吗?说完,转眸看向老夫人,半笑半认真的问,“老夫人,裴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得亏本郡主是知道,裴小姐是大公子的未婚妻。也知道二公子与少夫妻情深的。若不然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裴小姐才是二公子的妻子呢!

闻言,老太太的脸色一沉,一口气卡在口没提上来,差一点给噎死过去。

“郡主说笑了,这是断不可能的事情。烟然从小在我们候府长大,跟锦翊和锦轩的关系都很好。锦轩是把她当妹妹的。

老夫人急急的解释着,“她啊,就是关心锦轩,容不得别人这般污蔑锦轩这个当哥哥的。断没有别的意思。

“哦。纪朝阳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不以为然的一耸肩,“就算她真的跟萧锦轩有什么,也是情理之中的嘛。毕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本郡主理解的,理解的。

“没有,没有!没有的事情!裴烟然连连否认,“请郡主不要误会,烟然的锦翊哥哥的未婚妻,心里也只有锦翊哥哥一个。绝不可能做出对不起锦翊哥哥的事情。

“烟然感恩候府的养育之恩,感恩祖母对烟然的疼爱之情,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做出有污候府门风的事情。

“郡主千万莫要听信那些小人的有意污毁的话,烟然与轩哥哥之间清清白白的。

“清白就清白了, 还急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本郡主欺负你了。纪朝阳咸咸的说道。

转些看向沈绥宁,“少,可否陪本郡主去胭脂铺?

沈绥宁点头,“可以,民妇这就陪郡主前去。

说完,直接上了纪朝阳的马车。

竹青想要陪着一起上马车,却是被沈绥宁阻止了,“竹青,你留在府里,等初兰回来后,跟她一起整理下我的库房。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跟她说一下。

闻言,竹青连连点头,“是,小姐!

这是让她和初兰把一些值钱的东西整理出来,然后拿去典了去赎姑爷。

老夫人听着这话,唇角再次扬起一抹满意的浅笑。

转眸对着裴烟然沉声道,“你还不快去!

裴烟然过来,连连点头,“是,我这就去。

……

马车内,纪朝阳与沈绥宁面对面坐着,秋分和小柳在前面驾着车。

一身艳红衣掌的纪朝阳,与一身月白色浅素衣裳的沈绥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嚣张,一个内敛。一个张扬,一个温静。

纪朝阳直直的打量着沈绥宁, 而沈绥宁则是噙着一抹恰到好的浅笑,如一株静放的花儿一般,由着她观赏着。

“沈绥宁,这次的事情,你最好没有参与!纪朝阳冷声道,“若是你有份参与伤害萧锦翊,本郡主定饶不过你!

沈绥宁抿唇一笑,“郡主,刚才不是已经看

“看没看出来,是本郡主的事情。你参没参与,也是本郡主的事情!本郡主今 把话搁这了,谁敢动萧锦翊,就是与本郡主为敌!纪朝阳一字一顿道。

“看来,我的诚意还不够。沈绥宁一脸无奈道,“郡主要怎么样才相信我与此事无关?相信,我和大哥一样,都是受害者。是他们手里的一颗棋子,是他们的一块跳板。

闻言,纪朝阳没再出声。只是眉头拧得的,若有所思。

“大哥的伤,怎么样?沈绥宁问。

纪朝阳深吸一口气,然后脸色一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定是有份参与了!你是萧锦轩的妻子,你们定是为了靖平候府的世子之位!

“郡主,若是我想要他死的话,我还用让人给你通风报信?让你去救他?沈绥宁反问。

“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纪朝阳突然间一个身体前倾,一手重重的掐住沈绥宁的脖子。

沈绥宁只觉得瞬间不能呼吸,很是痛苦。

“因为,我想把候府还给萧锦翊!她很是吃力的说道。

闻言,纪朝阳那掐着她脖子的手慢慢的松开。

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说什么?把靖平候府还给萧锦翊?沈绥宁,是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你是萧锦轩的妻子!

“可是,他跟裴烟然暗度陈仓了。沈绥宁不不慢道,“他喜欢的人是裴烟然,娶我不过是冲着我的钱来的。

“绑架,也是他们商量好的一出戏。一为,解决了萧锦翊。那么,就没有人再跟他抢世子之位,甚至是以后的候爵。

“再来,也从我这里名正言顺,理直气壮的拿走了银子。而他和裴烟然,则是可以隐姓埋名的在一起了。

“待有朝一,把我熬死了,他们便能光明正回到候府。他便是靖平候了。

“郡主,刚才也试出裴烟然了,不是吗?沈绥宁一脸正色道。

“倒是想得美!纪朝阳咬牙切齿,眼眸里尽是一片冷郁,“本郡主能让他们如愿了?

“所以,我才愿意与郡主合作。当然,郡主可以放心,寄语已经答应与我合作了。也知道郡主救了萧锦翊。以后,还得一起里应外合了。沈绥宁不不慢道。

“不许拖寄语下水!纪朝阳冷声道。

“她已经下水了!沈绥宁说道,“她身这靖平候府长房之女,又是萧锦翊的嫡亲妹妹,不可能做到袖手旁观的。

“若她不下这趟水,那她就只能下另外一趟水。而那趟水,于她来说,却是死路。所以,她没得选择!

“你……纪朝阳直直的盯着她,突然之间低低的笑了起来,“沈绥宁,原来你才是那个恶魔啊!你说,萧锦轩若是知道自己娶回来的是一个欲置他于死地的女人,会是什么心情?

小说《盼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盼寡》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