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裴家庶子

>

裴家庶子

白青灯 著

古代言情 戚砚容 裴衿

《裴家庶子》是作者 “白青灯”的倾心著作,裴衿戚砚容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双男主 古言】(不穿越,不重生,纯古言,不喜勿进。)【白切黑白莲花式野心勃勃庶子】 【心冷面软心狠手狠佞臣】【恣意妄为疯批皇子】 【手段霹雳武德充沛暴君】裴家有一子,小字玉郎,人如其名如花似玉。却庶出,寡言,少与人起争端,默默无闻,还喜欢拜佛念经,正因如此无人知道知晓他隐藏在内心的野心。皇家九皇子,人所共知万事由心行为癫狂,非嫡非长与皇位无缘,却不想太子废除,皇帝暴毙,而他一朝如登大宝。李元杼:“玉郎,我杀了人。”裴衿:“殿下,是陛下吗?”李元杼:“是的。”裴衿:“微臣拜见新帝。”...

来源:fqxs   主角: 裴衿戚砚容   更新: 2024-01-18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裴家庶子》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裴衿戚砚容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白青灯”,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赵如芳和梁家四郎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都说那梁家四郎是个纨绔风流的,梁家的女史这么一闹,闹的这未出阁的姑娘像是有了什么。事关女儿家的名节,偏生又跟你家姑娘整天在一处。”赵姨妈绵里藏针,自家姑娘的名声坏了,裴家的姑娘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裴家庶子第2 章 姑妈和姨妈在线免费阅读

“你说这可怎么好,在这个档口,挺大个姑娘当街让人打了脸。要是趁着这个年下走亲访友传开了,怎么好。

赵姨妈一边说一边用手绢楷泪,她女儿赵如芳在自家当铺被梁公府的一个女史,领着人砸了当铺,跑去争论,被那名女史当街打了脸。

女史是谁不要紧,但她确是梁家四郎正夫人清河郡主身边的侍女。

赵如芳和梁家四郎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都说那梁家四郎是个纨绔风流的,梁家的女史这么一闹,闹的这未出阁的姑娘像是有了什么。

事关女儿家的名节,偏生又跟你家姑娘整天在一处。

赵姨妈绵里藏针,自家姑娘的名声坏了,裴家的姑娘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赵姨妈带着一子一女寄居在裴府,女儿今年十七岁,儿子才七岁。

孤儿寡母难以支撑产业,唯有一个孤女顶门立户。

选择寄居在裴府一则是为了本家要吃绝户的宗伯,二则是寻求裴府官宦之家的庇护。

“要我说姨妈,芳妹妹年岁大了,也该找一个婆家了。赵姨妈念叨着戚砚容脑袋疼,“一个大姑娘跟野小子一样,整天出去跑,倒也不是事儿。

在赵如芳被人当街打了一巴掌后,赵姨妈趁着空,总是在她面前哭,从早死的丈夫到自己孤儿寡母悲苦的命运。

最后表示自己要找一个女婿,给自己女儿找一个夫婿的目的。

“你可有人选。赵姨妈见目的达到,把擦泪的手绢捂在胸口,“你芳妹妹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可不低,要不然如今也没有找的一个可心的。

“姨妈,你是我亲姨妈,未嫁前你是我亲姑妈,我能坑害自己亲妹妹不成。

戚砚容是裴老爷原配夫人戚夫人的侄女,自小跟裴家长子订了婚约。

跟客居在裴府的赵姨妈既是姨表亲又是姑表亲。

戚砚容拍上赵姨妈的手,略显亲昵说道,“是我们家老爷子的五公子,名衿,小字玉郎,今年也是十七岁,长的正如其名,如玉一般的人儿。

为人勤勉,开蒙虽晚,但前年中了秀才,他日蟾宫折桂,登科及第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

赵姨妈听到人选一百个不愿意,她住在裴府一年多了,与众位女眷打牌闲聊,根本没有听说过裴府还有什么五公子。

想来是个不出彩的,没才干的。

赵姨妈现在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女婿,替她支撑门户。

但又一想好歹是裴老爷的儿子,能接着攀上这门亲。人又中了秀才,想来是个读书入仕苗子。

综合考虑下,赵姨妈点了头,“劳你费心了。

裴袵进来,戚砚容立即从暖塌上站起来,迎上去,“跟五弟说了吗?

裴袵掸了掸身上的寒气,“你嘱咐过的事儿,我什么时候做差过。今天晚上趁着给老祖宗拜年,让两个人见上一面就成。

戚砚容给裴袵使眼色,让自家丈夫注意有外人在,“芳妹妹和玉郎,郎才女貌又正是年纪的,想来也是般配。

裴袵心领神会,往暖塌上一瞟,说道,“哟,姨妈也在。

赵姨妈在旁听的真真的。听到自己家姑娘要找夫婿了,心中一喜。

“为你芳妹妹的事,没想到你们早就挂了心。赵姨妈不好打扰夫妻二人说私密话,推脱道,“今儿晚上还要给老祖宗拜年,我先去准备了。

“老祖宗吉祥,老祖宗万安。

宴会的开始,裴袵领着所有孙辈都跪在一起给老祖宗拜年。

老祖宗最享受这种儿孙环绕的天伦之乐,“好好,你们都起来吧。我给你们每一个人一个大红包。

等孙辈们站起来后,站在老祖宗身边的二等丫鬟端着托盘,一个一个分发装着岁钱的荷包。

裴衿接过颠了颠里面足足有十两银子,抵得上他五个月的月钱,口头上说的“多谢老祖宗。格外的真切。

“这荷包真小,居然是银子,还不够打赏我身边女侍的。

此言一出,满堂呆滞。

裴衿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不满十岁穿戴却珠光宝气小男孩儿。眉眼间跟裴老爷填房刘夫人有些相似。

觉察到众人看向他的目光,举着荷包捏了捏,“不是吗?

裴袵眼疾手快上前,捂住裴裈的嘴,“十弟还小,年幼无知。

老祖宗面露不悦,看向刘夫人。

刘夫人觉察到婆母的目光,心里一咯噔,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老祖宗,媳妇平日里对裈儿有些娇惯,导致他有些不知礼数,全是媳妇的错 ,别苛责裈儿。

裴衿听到此处也不禁摇了摇头,刘夫人还真护子心切,除夕夜老人家总是要听一些吉祥话的。

想不到在刘夫人心里老祖宗,居然会是刻薄吹毛求疵的恶毒形象。

不出所料,老祖宗看向刘夫人的眼神更加不善。

戚砚容见情况不妙,上前凑到老祖宗面前,“老祖宗,前天你说弄个彩头,十全十美,儿孙满堂,就让人往那装岁钱的荷包袋子里装了十两。

我提醒你往里面装几个金坷子,不会把荷包撑坏又好看,又添了彩,你看你现在这弄少了不是。

“就你惯会拦事,见缝插针的卖弄自己。老祖宗跟戚砚容这个孙媳妇一向亲近。

看着刘夫人指桑骂槐,“早知道就让你早早的管家,让你婆母好好的歇上一歇。

“老祖宗,你可折煞了我,我年轻皮薄,又没口齿又没才干,凡事总是考虑不周。

戚砚容口齿伶俐,其中夹杂了几个笑话,把老祖宗逗得哈哈大笑,一时间气氛轻快了许多。

刘夫人脸色不佳的陪着笑,又忽然看到了人群里的穿着略显寒酸的裴衿。

忽然计从心来。

把他叫到身前,问道:“玉郎,怎么穿这么单薄,是过冬的棉衣没有收到吗。

刘夫人作为裴老爷现任正室,算是在场所有孙辈的母亲,平日里对于非亲生孩子多是放养。

今日却当众关心他,怕是别有目的:“还好,过冬的棉衣按时送来了,此处有地龙,孩儿感到闷热,就褪了去。

刘夫人已经觉察到老祖宗和戚砚容已经往她这边看了,立马信心百倍。

问道:“说来闷热,我记得你的柳院地处偏僻,周围还有结了冰的池子,发放的炭火可足。

小说《裴家庶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裴家庶子》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