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明日拜堂

>

明日拜堂

洛青枫 著

宋婉儿 洛青枫 现代言情

长篇现代言情《明日拜堂》,男女主角洛青枫宋婉儿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洛青枫”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翌日,天蒙蒙亮。洛青枫早早地起了床,在紫儿的服侍下穿上了崭新的喜袍。早餐是在小院里吃的。一碟咸菜,一碗粥,一个馒头。对于这座小镇上的其他人来说,这顿早餐已经很奢侈了。表舅家是做布匹生意的,还算能够养活一家人。而且他隐约记得,奶奶病逝后,还留下了一笔钱财,应该都放在表舅这里,供他读书娶妻......

来源:cpwx   主角: 洛青枫宋婉儿   更新: 2024-01-18 11:3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明日拜堂》,现已上架,主角是洛青枫宋婉儿,作者“洛青枫”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一名身穿粉色襦裙的少女,走进了小院,脸上带着笑意道:“爹爹还让我来喊你起床呢,没想到你早就起来了。”少女脸蛋儿娇美,体态纤柔,身上带着小家碧玉的温婉气质,脸上的笑容以及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温柔。洛青枫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她的信息。宋婉儿,宋家长女,表舅的千金,他的表妹...

第一章

翌日,天蒙蒙亮。

洛青枫早早地起了床,在紫儿的服侍下穿上了崭新的喜袍。

早餐是在小院里吃的。

一碟咸菜,一碗粥,一个馒头。

对于这座小镇上的其他人来说,这顿早餐已经很奢侈了。

表舅家是做布匹生意的,还算能够养活一家人。

而且他隐约记得,奶奶病逝后,还留下了一笔钱财,应该都放在表舅这里,供他读书娶妻用。

“表哥。

刚吃完早饭,一道温柔好听的声音,突然在小院门口响起。

洛青枫转头看去。

一名身穿粉色襦裙的少女,走进了小院,脸上带着笑意道“爹爹还让我来喊你起床呢,没想到你早就起来了。

少女脸蛋儿娇美,体态纤柔,身上带着小家碧玉的温婉气质,脸上的笑容以及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格外温柔。

洛青枫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她的信息。

宋婉儿,宋家长女,表舅的千金,他的表妹。

紫儿在一旁掩嘴轻笑“天还没亮,公子就醒了。想必是想到今日要去迎亲,激动的睡不好呢。

洛青枫开口道“做了个梦,所以就醒了。

宋婉儿笑道“一定是关于召儿姐姐的梦吧?

是啊,不过是噩梦。

洛青枫心头暗暗道,不过并未多说。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名男子不耐烦的声音“还在磨蹭什么,再磨蹭就要晚了!

一名身穿蓝袍身材高大的青年,从门口走了进来,沉着脸道“临山村距离这里数十里的路程,去了村里还要耽搁,等接亲回来就晚上了,天黑了遇到劫匪怎么办?你自己成亲娶媳妇,可别害了我们!

随即又冷哼抱怨道“若不是爹爹逼我去,谁愿意跑那么远,浪费我修炼的时间!

洛青枫看着他,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关于他的记忆。

宋川,宋婉儿的大哥,宋家长子。

对于他寄宿于宋家,这位大表哥一直都很不满,每次见面都会阴阳怪气地嘀咕几句,说打扰到他修炼了。

但洛青枫记得,自己也刚来宋家不到半个月而已,而且一直都很安静地在家读书。

宋婉儿连忙劝说“大哥,别说了,咱们走吧。

宋川冷哼一声,转身出了小院。

洛青枫在宋婉儿的示意下,连忙跟在了后面。

迎亲的队伍,已经在大门外等着了。

除了一辆马车,一顶花轿以外,还请了敲锣打鼓的队伍,以及七八名护卫。

一路上要经过很长的荒野,若是有强盗就麻烦了。

所以护卫肯定是不能少的。

洛青枫是读书人,身子弱,又不会骑马,所以只能与宋婉儿一起坐马车了。

爬上马车时,骑在骏马上的宋川,很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嘴里嘀咕着“读书人有什么用,身子弱的连马都不会骑。

一行人在敲锣打鼓声中离开。

出了小镇,队伍安静下来。

众人都铆足了劲儿,默默赶路,毕竟一来一回近百里路程,力气要省着些用。

朝阳渐渐从山头升起。

不知不觉间,已经爬到了正空。

晌午时分。

众人终于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村落。

远处,青山起伏。

山脚下,一座房屋错落的小山村,在薄薄的雾气中若隐若现。

村前是一条河流,蜿蜒曲折,绕村而过。

一行人虽然疲惫,却立刻振奋起来,在媒婆的催促声中,连忙加快了脚步。

“大伙再加把劲儿,马上就到了。

“待会儿进村里歇歇,喝口水,接了新娘咱们就走,可不敢耽搁。

“路上难走,若是天黑了,就更麻烦了。

穿着大红衣裳浓妆艳抹的媒婆,一边拿着手帕擦拭着汗水扭腰疾行,嘴里一边絮絮叨叨。

洛青枫从窗口望着前方的村落,心头暗暗奇怪。

怎么都快到村里了,还是没有关于那位新娘子的记忆?

甚至没有这座村子的记忆。

难道,他继承的记忆是破碎的,并不是完整的?

“啊……

正在此时,马车突然一晃,宋婉儿身子一歪,倒在了他的怀里。

洛青枫连忙扶住了她。

外面传来了赶车老汉的声音“大公子,前面路窄,坑洼太多,马车实在过不去了。要不,就停在这里了吧?让洛公子和二小姐下来走几步?

宋川擦着额头上的汗,没好气地道“让他们下来吧,反正也不远了,过了桥就到了。

宋婉儿连忙从洛青枫的怀里站起,白皙的脸蛋儿上染上了两抹浅浅的红晕,轻声道“表哥,下去吧。

洛青枫起身,跟她一起下了马车。

前方出现了一条五米来宽的河流,上面架着一座简陋的木桥。

还好,木桥是用三棵大树并排做成的,足够宽。

轿子是可以过去的。

按照规矩,接新娘时,轿子必须进屋,直到回到夫家,才能落轿。

所以抬轿的几名大汉,都是精挑细选的,力气一定要够用才行。

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过了木桥。

过完木桥后,没走几步,就已经到了村头。

“接新娘喽!

敲锣打鼓的声音响起。

鞭炮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村里立刻响起了狗叫声,鹅叫声,还有小孩兴奋的嬉闹声。

一行人在村头停下。

一名拄着拐杖的老人,带着几名村民迎了上来,满脸笑容地道“是阿枫回来了啊,我们都等你好久了,召儿也早就穿上新衣在屋里等着了,快去吧。

洛青枫看着眼前的老人,勾起了一些记忆。

村长王爷爷,在村里德高望重,一直很受村民的尊敬和爱戴。

他硬着头皮,上前打了招呼。

老人身后跟着几名村民,也都满脸热情地跟他说着话。

尴尬的是,洛青枫并未记起他们。

还好,这时媒婆开口说话“老村长啊,我们几个和新郎官进去就可以了,其他人在这里等着,你们也不用麻烦了。路实在太远了,我们接了新娘就得走了,不然天黑都到不了家啊。

村长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清泉镇的确有些远啊,老朽当初也去了几次,一来一回天都黑了。阿枫还要接召儿回去拜堂成亲,我们自然不敢耽搁你们,接了就走吧,以后有时间了再过来做客。

随即又转头对身后的几名村民道“快,给大伙打些井水解解渴,再把准备的食物都拿来。

众人连忙推辞。

那几名村民也不由分说,立刻打水的去打水,拿食物的去拿食物。

老村长则拄着拐杖,带着洛青枫几人进了村里,向着新娘子家里走去。

跟着进村的,除了洛青枫和媒婆以外,还有抬轿子的四名大汉,以及宋婉儿。

洛青枫一边走着,一边看着眼前破旧的房屋,但却只隐约勾起一些破碎的记忆。

看来,他似乎并未继承完整的记忆。

有些记忆,似乎已经消失。

那就麻烦了。

若是连关于那位新娘子的记忆都消失了,那他肯定会露出破绽的。

“阿枫啊,你可是我们村里唯一一个秀才,村里的女娃们都喜欢你,你那些婶婶伯伯们,也都很中意你,都想把闺女嫁给你。没想到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小召儿……

“呵呵,小召儿她们母女,虽然不是咱们临山村土生土长的村民,但也心地善良,是个好人家。小召儿又漂亮,又懂事,你选她,大家也没话说……

“只要你们过的好,村里人都会为你们开心的……

老村长一路絮絮叨叨,满脸欣慰。

洛青枫看了他一眼,正要委婉地打听一些事情时,前面的房屋门口,突然有人叫道“来了!新郎官来了!

“到喽,阿枫,快进去吧,小召儿估计早就等急了,一早上都问了好几遍你来了没呢!

老村长笑呵呵地道。

王媒婆带着抬轿的人,先走了进去,停在了小院正中的位置。

洛青枫在一名妇人的带领下,进了屋里,向着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传来了哭泣声。

领路的妇人笑道“母女两人舍不得呢。

随即推门进去道“好了,好了,新郎官都来了,快让人家把新娘子接走吧,再耽搁天都要黑了。

洛青枫有些紧张,跟了进去。

房间里,安静下来。

一名年轻的妇人低着头,坐在床边,正在用手帕抹着眼泪。

新娘则戴着红盖头,坐在床边,看不到面容。

“新郎官,快啊,快把新娘子背出去,放进轿子里去。记住啊,路上不能落轿,不能打开红盖头,否则会不吉利的。

洛青枫在几人的推搡下,走到床边,转过身,蹲了下来。

很快,一具柔软轻盈的身子,趴在了他的背上。

“走咯!

几名妇人簇拥着他出了房间。

洛青枫背着新娘子,来到了小院里,然后转过身,小心翼翼地把新娘放进了花轿里。

“起轿!

随着王媒婆一声大喊,轿子被抬了起来。

一行人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就簇拥着新娘,出了大门。

洛青枫转头问道“不用给岳母大人敬茶吗?

几名妇人都满脸笑容地看着花轿,似乎并未听到他的话,都没有理睬他。

洛青枫看了一眼屋里,感觉有些奇怪。

在王媒婆的催促声中,一行人簇拥着花轿出了村子。

等在村口的众人,连忙从地上站起,与村民们告辞。

村长也拄着拐杖走了过来,与村民们一起对着他们挥着手,满脸慈祥的笑容。

“大家加快脚步,争取在天黑之前到镇上。

王媒婆扭着腰身,快步走在前面。

众人簇拥着花轿过了桥,与等在前面的马车汇合,然后一路疾行。

刚走出五里路,前面的树林中突然奔出几匹马来。

马上骑着身穿劲装,腰挂刀剑的汉子,马后面还跟着七八名手持武器的汉子。

众人大惊,以为遇到了劫匪。

护卫们刚拔出手中武器,骑在马上的宋川惊讶道“咦,是我们镇上的张捕快他们!

这时众人才看清,那几匹骑马人的后面,跟着几名身穿官差的汉子,正是他们清泉镇上的捕快。

对方自然也立刻认出了他们。

宋川连忙下马,满脸疑惑的表情。

其中一名身材瘦高的官差,连忙走了过来,同样满脸惊讶地道“王媒婆,宋家小子,你们这是……娶亲?

王媒婆被吓了一跳,见是认识的人,立刻瞪了他一眼,抚着胸口道“张捕快,吓死老身了,还以为遇到拦路的劫匪了。这荒郊野岭的,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张柱张了张嘴,想要回答,又立刻忍住了,问道“你们这是从哪里娶亲回去?怎么跑这么远?

王媒婆苦了一下脸,本想吐槽几句的,又怕主人家怪罪,只得笑道“宋员外家的侄儿娶亲,还是个秀才呢。新娘子是那边临山村的人,新郎官也是从那边出去的,两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今日喜结良缘,可喜可贺啊。

此话一出,张柱顿时脸色一变。

那几名骑在马上的人,也是脸色一变,皆握住了腰间的刀柄。

王媒婆察觉气氛不对,疑惑道“张捕快,怎么了?

张柱脸色僵了僵,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你们……你们刚刚,去临山村了?

王媒婆点头道“是啊,新娘子就是从那里接回来的,村里人可热情了,怎么了?

张柱脸色难看,咽了咽口水,颤抖道“你们见到村里的人了?还……还接到了新娘子?

王婆更加疑惑道“是啊,到底怎么了?张捕快,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啊。

这时,张柱身后一名皮肤黝黑的汉子,突然颤声道“不可能!临山村全村的人早就被人杀死了!昨日我们几个过来亲眼看到的,村里到处都是死人,怎么可能还有活人?

小说《明日拜堂》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明日拜堂》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