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锦中书

>

锦中书

沈余吟 著

梁承琰 沈余吟 现代言情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锦中书》,这是“沈余吟”写的,人物沈余吟梁承琰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疯子。 沈余吟向后倚着桌子,伸手打开他抚摸着她脸颊的手。 梁承琰长了一张惹人多看的脸,从眉梢眼角都透着一股子冷淡,她若不带偏见去看也觉得他眉目疏朗,正人君子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 只是其行却总是与长相相反,她每每想起沈乾还在他手中,提着的一颗心就怎么也放不下来。 “......

来源:cpwx   主角: 沈余吟梁承琰   更新: 2024-01-18 11: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锦中书》是作者“沈余吟”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余吟梁承琰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染绿等在外头,沈余吟出来时已上三竿。沈余吟脸色苍白的厉害,脚步虚浮,扶着她的手都在颤。染绿不禁开口:“殿下?”“本宫没事,”她稳了稳心神,“你之前说起萧淑妃被父皇幽禁,本宫并未多问,现在本宫想知道,她为何被幽禁?”沈余吟这话问的突然,染绿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起旧事,但还是老实回答:“淑妃娘娘的父亲...

第一章

疯子。

沈余吟向后倚着桌子,伸手打开他抚摸着她脸颊的手。

梁承琰长了一张惹人多看的脸,从眉梢眼角都透着一股子冷淡,她若不带偏见去看也觉得他眉目疏朗,正人君子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

只是其行却总是与长相相反,她每每想起沈乾还在他手中,提着的一颗心就怎么也放不下来。

“把乾儿送走可以吗?她语气软了半分,咬破自己的唇,“乾儿只有三岁,他什么都不懂,也不会妨碍你的计划。

“殿下想得太多了些,萧靖泽,沈乾,每个人的命你都想保住,梁承琰环住她的腰,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进骨子里,“倘若我说,五皇子和萧靖泽只能有一个人活下来,殿下会如何做选择?

梁承琰分明在笑,她却如坠冰窟。

“如果萧靖泽死了,本宫不会好端端活着,沈余吟用力挣开他的手,向外走去,“你要杀,索性就把我们杀净,一了百了。

染绿等在外头,沈余吟出来时已上三竿。沈余吟脸色苍白的厉害,脚步虚浮,扶着她的手都在颤。染绿不禁开口“殿下?

“本宫没事,她稳了稳心神,“你之前说起萧淑妃被父皇幽禁,本宫并未多问,现在本宫想知道,她为何被幽禁?

沈余吟这话问的突然,染绿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起旧事,但还是老实回答“淑妃娘娘的父亲是御史中丞萧裘大人,萧裘因为争被陛下降罪,淑妃娘娘自然……不能幸免。

前朝和后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点沈余吟也很清楚,她是在与梁承琰的对话中想起这点。萧裘因为结营私被降罪,其实不过是落进了梁承琰的圈。

朝堂之事哪有什么错与对,只不过各为其主争夺利益罢了。

“萧淑妃或许能帮上我们。

染绿未理解她这话的意思,便跟着她向前走,一路走到了栖霞宫。皇帝危,宫门前的看守就散去了,栖霞宫无人守着。萧淑妃门前的宫女望见了她,远远地上前磕头。

“奴婢琳儿参见公主殿下。

“起来吧,沈余吟瞧着她是个聪慧模样,不禁多看了两眼,“你怎会远远就看见本宫来?

“是娘娘说的,说殿下一定会来,让奴婢及早在外面迎着,琳儿引她向前走,“殿下小心台阶。

萧淑妃几年前进宫,并不受宠。沈余吟曾看过她几眼,记住了她的模样。当时众多宫妃皆精心打扮,只有她一个人穿着并不华美的宫装安静坐在角落里。

沈余吟其实是记住了那种眼神,无欲无求的又冷静的眼神。

“娘娘,殿下来了。

琳儿将她们带进殿中,走出来将门合好。栖霞宫的位置不好,终见不到什么太阳。沈余吟一进殿中就感觉到与院子里不同的暖意,是火盆。

“素知殿下体弱祛寒,便临时找来了这样几个火盆,望殿下莫怪,萧淑妃在矮桌上斟好一杯茶,茶叶散开袅袅清香。

沈余吟坐下来,看向她的脸。她未施粉黛,穿了一件宫外女子常穿的蓝衫,长发盘起一个简单的发髻。

“不碍事,栖霞宫本就没有什么好东西,难为你找火盆来。沈余吟捏着茶杯转了一圈,看到茶杯上绘的红鲤鱼。

“我知殿下来所为何事,但家父终究被流放,我母家没有什么余力,恐怕帮不了殿下什么,萧淑妃摇了摇头,“如今的局势,恐怕已经不是你我二人能改变的。

沈余吟喝了一口茶,她知道萧淑妃并没有说假话。

她母家没有余力是真,但不代表她本人没有能力。后宫之争你死我活,沈余吟看到现在,能明哲保身的不过就那几人,萧淑妃就是其中一个。

“本宫相信你的话,但本宫来并不为求取你母家的帮助,而是你的帮助,本宫便开门见山的说,对付梁承琰,你有什么办法?沈余吟话说的脆利落,让萧淑妃有些吃惊。

她原以为这话还要委婉些才能说出来。

萧淑妃愣了一下,随即一笑“能对付他的,恐怕只有殿下您了。

沈余吟皱眉,眸光中有些不解。

“我听闻梁大人对殿下事事小心,若真是如此,她停顿一下,笑容没有改变,“殿下大可放心。

沈余吟怔住,手中的茶水险些漾了出去,她从未考虑过这样的可能性。

“殿下还年轻,不知情字杀人刀刀见血,萧淑妃给她续了杯茶,语气依旧温柔,“殿下不信的话,大可以一试。

“你为什么肯帮本宫?她来时还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

“不为我父亲,也不为母家,只是为了尽早自由罢了,萧淑妃叹口气,望向院中的桃花树,“趁着还未完全老去,想为自己活下去。

沈余吟回宫时,还在想着她的话,以至于染绿提醒都没有在意。

到晚宴之前她要吃一次药,青鱼已经等在宫门口了。

她看了一眼那碗汤药,犹豫着伸出手又收回来“叫梁承琰来,否则这药端来一次本宫便倒一次。

如果萧淑妃所言不假,梁承琰会来,就像他因为此事踏进承露宫一样。

梁承琰踏进承露宫时,沈余吟正坐在院内的秋千上,她换下了那繁复的宫装,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裙衫,长发挽成了双环髻。

他站在不远望着,脚步停住。那身装扮他再熟悉不过,那晚合宫庆贺,她穿着一身湖绿色的裙衫躲在屏风之后,悄悄张望露出了明亮的眼睛。

那晚烛火摇曳,屏风映出红烛的光,最后落在她的脸上。

一眼让他记了这些年。

“现在天凉,殿下不觉得冷?

梁承琰走近了,看着她摇晃着双腿在秋千上荡来荡去。

沈余吟许久没闹过,动作一时有些别扭,她放缓了速度“都用美人计了,谁还在乎本宫冷不冷。

梁承琰怕她掉下来摔着,伸手稳住晃悠的秋千“我在乎。

沈余吟住秋千绳的手被他用大手覆盖住,他俯身看她,眸子有光影闪烁。有些时候,沈余吟会不自觉沉溺于这种温柔的神色中。

可是只要想到他的手段,那种感觉瞬间烟消云散。

“你若在乎我,不会让我这么难堪。她从秋千上站起来,小声说着,不想再和他吵起来而致功亏一篑。

梁承琰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伸手住她冰凉的双手“先吃药。

“想用美人计,用完再吃也不迟,她向前凑了一分,“本宫这样穿,你是不是很喜欢?

她费了好些功夫才找到一件与那件类似的裙衫。

“殿下想留住我?他倒是一语将她的心思戳破。

不过沈余吟也不在乎,她要的就是他一语道破。

“本宫其实是想说,若萧靖泽和乾儿今晚保不住性命,本宫也就此了断,她抬手扬了扬裙摆,“你初次见本宫是这副模样,本宫就以这副模样去死,要你一世不得安生。

她语气不重,听着却心狠。梁承琰听得心惊,脸上虽没有表情,手却将她拉得更。

沈余吟正想着这样说是不是没用,要不要换种说辞,就被他揽到了怀里,几乎是同一时间,他的声音传至她耳中,只是听起来格外疲倦。

“好,我答应你。

小说《锦中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锦中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