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泉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全文章节慕优优顾卫勤

>

全文章节慕优优顾卫勤

慕优优顾卫勤 著

小说推荐 慕优优 顾卫勤

小说推荐《慕优优顾卫勤》,由网络作家“慕优优顾卫勤”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顾卫勤慕优优,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优优则是说行。薄母道:“我也管不住你,算了,你们要谈工作,那就你们谈吧。下午我晚上饭点再过来。反正你还能谈工作,看来大问题也没有。”她带着保温桶走的。顾卫勤在薄母走后,就立刻坐了起来,朝慕优优张开双臂,说:“过来。”哪里是谈工作的呢?...

来源:fcdbd   主角: 顾卫勤慕优优   更新: 2023-09-05 17: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慕优优顾卫勤》中的人物顾卫勤慕优优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慕优优顾卫勤”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慕优优顾卫勤》内容概括:”顾卫勤风凉的说:“得了吧,你这动不动不理我的,我上哪重欲去?”慕优优说:“去把床单换了。”顾卫勤顿了一下,然后就没再门口待着了。在等她出去的时候,床单已经换上了新的。顾卫勤躺着在拨弄她的手机...

慕优优顾卫勤第54章

只是之后,助理对她的态度就大不相同,哪怕后来她和顾卫勤闹得剑拔弩张,关系紧张到几乎不会有任何交流的地步,在外头老远要是撞见,他也会上前客气喊一句“温小姐,别来无恙。
那个时候的慕优优一无所有,而顾卫勤重新回到神坛。
所有人都奚对她避之不及的时候,只有助理一如从前,会体贴的对她嘘寒问暖。
但那就是之后了。
顾卫勤在车上对慕优优并没有说半句汪沛凛,到酒店她洗澡时,他靠在门边说“姓汪的有没有撩拨你?
慕优优说“他要撩拨了又怎么样,你还打算费心思去整人家不成?
顾卫勤扯了下嘴角,声音里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我可以死,但我的女人不能让其他人轻慢。
慕优优梳着头发,沉默不语。
顾卫勤的话像是在调情,听起来像是欺骗小女生的话术“雪瓷姐,如果哪天谁欺负你,你跟我说一声,就算那个人位高权重,比我还有权有势,只要他欺负你,我哪怕是犯法,也会给你讨回公道的。
她沉默着,而后把他从洗手间推了出去,关上了洗手间的门,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久。
顾卫勤在门口说“就算我看着你洗,还能怎么样?
最多不就是擦出点火花。
慕优优说“重欲不是件好事。
顾卫勤风凉的说“得了吧,你这动不动不理我的,我上哪重欲去?
慕优优说“去把床单换了。
顾卫勤顿了一下,然后就没再门口待着了。
在等她出去的时候,床单已经换上了新的。
顾卫勤躺着在拨弄她的手机。
慕优优眉心拧了起来,她提醒道“顾卫勤,没有我的允许,你私下别乱动我的东西。
顾卫勤短促的笑了一声,便把手机还给了她,有条不紊道“有什么秘密这么怕我知道?
慕优优却没有隐瞒,说“很多。
顾卫勤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当年孩子流了,你跟我说,那种情况下不流,生下来会很痛苦,你没生过,又是怎么知道会痛苦的?
慕优优忍不住沉下脸色,语气冷淡“那是常识,生孩子本来就痛苦,更何况是我身体不好的时候。
她直觉他是在对峙。
慕优优已经警惕起来,做好了应付他的准备。
顾卫勤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差,在外头咄咄逼人谈判的气场,也很强势,他要真怀疑,其实不好对付。
但他却并没有跟她对峙的念头。
顾卫勤看了她一会儿,起身把她抱到了床上,自己也小心的半压在她身上,安抚道“雪瓷姐,你别生气,我不该问的,你半夜整宿整宿睡不着,我知道你当时有多痛苦。
慕优优伸手微微推开了他的胸膛,“你觉得我把孩子生下来了?
顾卫勤用鼻尖从她下巴划到她锁骨,抽神回答她的问题“你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慕优优没说话,明显气不顺。
顾卫勤握住她的手放在他腹部,说“感受下这腹肌,你消消气。
慕优优终于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想抽回手,他却带着她的手往下走。
~有了顾卫勤在,慕优优的日子算得上“顺风顺水,薄氏那边他不敢太多堂而皇之都一股脑塞给她,但外头的红利人脉,顾卫勤没少为她在私底下牵。
谁也不知道,他们俩表面上也就是客套的点头之交,基本上打了招呼就没有其他话了。
可是背地里,十天里面有五天,都亲密到融为一体。
汪沛凛又联系过一回慕优优,之后跟薄氏合作的合作,听说顾卫勤就直接给否了。
汪沛凛忙到自顾不暇,就没有来打扰过慕优优。
但慕优优身边的烂桃花,也不只有他这么一朵。
徐斯言同样是一朵烂桃花。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徐斯言了,再次见到时,他的眉尾位置,还有一道疤。
“雪瓷。
他开口喊住她。
慕优优朝他点了点头,并不热络,很快就转身要走。
徐斯言有些难堪的说“我真的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
慕优优笑道“很多东西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当年你要是站出来,我会很高兴。
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很多东西会变。
当时的喜欢是义无反顾,但是现在爱情已经不是全部。
爱情在慕优优心里,占比少的可怜。
“何况,我还跟顾卫勤结过婚,你说你不在意,但你其实在意。
慕优优劝道,“你有很好的路可以走,浪费在我这个已经对你无感的人身上没必要。
今天是下着雨的,慕优优说完话就转身走了出去。
她撑着雨伞,但是没想到徐斯言也跟了出来,她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上了一辆出租车。
徐斯言跟的急了,最后被绊倒了,最后带着些许落魄的坐在旁边的店门口。
“她不喜欢你,你这是何必。
他的旁边出现了一双精致的高跟鞋,他却头也不抬,冷冷道“滚。
叶曼曼撑着伞,脸上妆容精致,比起温和长相的慕优优,她更加抓人眼球。
身上的长风衣,也衬得她极其高挑。
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片刻后,她顿了下来,从包里拿出纸,想替他把脸上的泥点给擦干净。
但徐斯言偏开了头,疏离的说“我叫你滚。
“阿姨让我看好你。
叶曼曼收回手,道,“她要是喜欢你,我支持你追求她。
但她不喜欢你,斯言,你代表着徐家,你就得随时注意不能丢徐家的脸面,你不能丢了你的骄傲。
徐斯言却轻嘲道“我应该早点丢了才是,这样一来我跟她已经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当时要不是你一直在我身边,她也不会以为我有女朋友,而开始退缩。
叶曼曼的表情有片刻难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要拉他起来“在这会儿被人看见了不好,到时候媒体又得大肆做文章……徐斯言道“那也是你在,大明星。
叶曼曼,我求你别再接近我,哪怕这个世界上没有女人了,我也不会选择你。
你要找叶家可以依附的男人,我能给你介绍,但是你别再找我。
他说“叶曼曼,我求你滚。
197徐斯言很少说出这些不客气的字眼,哪怕被人抢走生意,也不会骂出一个字。
叶曼曼声音轻了些,目光复杂“就这么讨厌我么?
“不,我是怕你。
你这么恶毒,当初故意拉拢身边的人孤立若初。
我当时不知道这事,不然我不可能跟你订婚。
叶曼曼,你太可怕了。
徐斯言见她没动,自己起身走了。
叶曼曼盯着他的背影,一忍再忍,到底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的确不是一个善人。
可是徐斯言,你怎么能这么说。
她所有的善意和温柔,都用在了他身上啊。
不会再有一个人像她一样,会在利剑朝他刺来时,甘愿为他赴死。
慕优优不可以,我可以。
叶曼曼不知道徐斯言是否还记得,他们敲下订婚这件事情时,在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后的那个早晨,他温柔的跟她说“曼曼,昨晚虽然是意外,但是我会对你负责。
只是后来慕优优跳楼,他从同学那里得知她曾经故意针对过慕优优,他就再没有给过她好脸色。
甚至很快就取消了两家的婚约。
叶曼曼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经历过,自己男人,却向着别的女人的事。
并且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
输得一败涂地。
她苦笑了两声,最后抬脚朝徐斯言追了过去。
~慕优优到公司的时候,就看见顾卫勤的助理在,神情严肃,通知她采购的价格不对。
“温小姐,这种事情,还是谨慎点好。
助理把顾卫勤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她,“一不小心被有心之人利用,那就变成了贪污工程款了。
到时候薄氏落人话柄,就麻烦了。
慕优优解释道“我这边应该是手下人处理事情不严谨。
“小薄总看出来了,多算了那么点,也不可能贪这点钱不是?
助理道,“他让你改了,让我叮嘱你之后谨慎些。
慕优优垂眸看账,说“看来他自己会看。
“签了之后,不管是和谁的,小薄总自己都还是会检查很多遍。
他并不是一个随意就能相信别人的人。
助理解释道,“也就只有薄总给他的文件,他随便扫一眼就能安心,其他人抱了什么心思,不好说。
慕优优点点头,赞同道“警惕些总是好的。
助理又道“还有,小薄总让我来跟你说一声,他要出国几天,温小姐就不需要特地去酒店那边了。
估摸着需要个三五天时间。
慕优优笑着应着。
顾卫勤这一出国,没过两天,她就听见风声,说顾卫勤和国外那个女朋友分了,两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闹得不愉快,大吵了一架。
隔天她陪着温英芝去练瑜伽,就有太太说起这事来,“顾卫勤跟那个女人明显走不久的,异地他不是再清楚不过了?
薄太太就不应该出来介绍她。
你说她有什么可急的,顾卫勤还能挑不到女孩不成?
但这也是外头传传的,实际情况怎么样,别说别人不清楚,就连慕优优也不清楚。
顾卫勤回来都那天,她还没有来得及问,就被他低头吻住了。
他喝了点酒的,起劲儿,两个人本来是在客厅,她到了一次,他拿衣服给她擦过之后,两个人又回了床上。
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歇多久,就有人敲门,顾卫勤以为是服务员,穿着浴袍就出去了。
但是没想到是薄国山合作伙伴的儿子,对方看见他胸膛上的抓痕,往套房里面看了一眼。
“看什么?
顾卫勤脸上不悦,挡住了他的视线,客厅里,有慕优优的私人用品。
“里面的是日抛的?
日抛的就是花钱玩一玩的。
顾卫勤不想跟他细聊,敷衍的应了一声。
“你有没有试过跟朋友一起的?
男人掏出烟盒,想递一支烟给他,“他们都说一起有意思。
顾卫勤扫了眼,没接,说“我没那爱好。
朋友也作罢,说“刚刚看你进去,像你,我就来敲个门试试,没想到真的是你。
就是没想到这里的套房居然你也有份。
大部分人,都是把小老婆养在这些地方的。
顾卫勤道“招呼也打了,回去休息吧。
男人盯着他胸口的抓痕,心里痒痒的,这得是何种小野猫,男人沉思片刻,还是开口道“小薄总,要不然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我也喜欢辣的。
顾卫勤语气难以捉摸“长期跟我的。
“那又不结婚。
顾卫勤看了他好半天,最后接过了他的烟,还点上了,抽了两口,笑了下,说“你怎么就确定不结婚?
198“难不成小薄总还会跟这种女人结……男人想也没想的就要开口,但看着顾卫勤的脸色,话慢慢收了回去。
顾卫勤这会儿明显脸色已经冷了下去。
朋友冷静下来,就反应过来了,顾卫勤已经说了长久跟他的,自己再说什么,就是惹事。
他连忙找借口说“小薄总,我就是过来跟你打声招呼。
还有朋友等着我,就不打扰你了。
“行啊。
顾卫勤说。
但他关上门的力道不小。
慕优优问“怎么了?
“遇上个没脑子的。
顾卫勤说。
慕优优便没有多问。
早上顾卫勤离开的早,离开的时候吩咐助理等着醒了给慕优优送早饭。
但昨天晚上两个人闹完的时间不早,慕优优醒得也玩。
助理便一直耐心的在门口等着。
朋友早上下楼吃早饭的时候看见时,还特地打了声招呼,顾卫勤身边的助理,那近乎也是该套的。
他看了眼对方手里的早点,说“来给那位送早饭的?
助理只道“只是按照小薄总的意愿办事而已。
朋友也就没有多问,但等他吃饭早饭回来,助理却还是在门口站着,很有耐心,半点也不催。
朋友这就不理解了,走上前道“苏特助,怎么说你也是顾卫勤身边的红人,没必要这么哄着人家吧?
说实在的,这女人也就是图个新鲜,而你是小薄总身边的左膀右臂,你犯不着讨好她,应该是人家来讨好你才是。
助理笑道“您说笑了,我只是在完成小薄总安排的任务。
朋友哪里信这一套,说“之前看你对顾卫勤女朋友,也没有这么客气。
这位就这么让你刮目相待啊?
不就是一个女人么。
“女人也分什么女人,要是是像温湉那种前女友,那确实没什么值得注意的。
助理意味深长道,“但有的女人,跟着出不了错。
“要真喜欢,还会这么藏着掖着?
苏特助怕不是判断错误了。
男人道。
助理一脸高深莫测,没有细说。

小说《慕优优顾卫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文章节慕优优顾卫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